買賣廢品就上中國廢品站

全國廢品站

全國免費服務熱線

021-60642528

互聯網+賣廢品 廢品回收O2O企業進軍六千億市場

   日期:2019-06-23     來源:廢品站    作者:廢品站    瀏覽:179    評論:0    
核心提示:對于發達國家來說,廢品被視為“城市礦山”,而在中國由于回收價值和效率低下,更關鍵的是回收服務的缺失和水平過低,使得這些“

對于發達國家來說,廢品被視為“城市礦山”,而在中國由于回收價值和效率低下,更關鍵的是回收服務的缺失和水平過低,使得這些“礦藏”沒有得到有效利用和挖掘,反而演變為一種城市病——垃圾圍城。

在這個萬眾互聯、萬物互聯的時代,再生資源回收行業也不可避免地受到互聯網的影響與改變。一些O2O企業通過APP或微信服務號等線上平臺,將用戶與回收人員或企業對接,甚至有的企業希望改變整個行業的生態。擺在它們面前的是六千多億元的龐大市場,當然還有缺乏政府支持及充足資金等諸多問題。

家中廢品堆積,想妥善處理時卻因為找不到回收人員或者回收人員服務太差,而寧愿直接丟棄,是許多人處理廢品的常態。如今,一批回收O2O企業希望融入互聯網基因,為居民解決賣廢品難的問題。

根據商務部統計,2014年我國十大類別的再生資源回收總量約為2.45億噸,回收總值為6446.9億元。如此龐大的市場,吸引了100多家再生回收平臺,其中不乏百度、阿里巴巴等BAT巨頭。不過,這些平臺出發點不一樣,各自的模式也不盡相同。

“再生活”公司通過一年多的摸索,自建回收隊伍和物流體系,提供周期性的回收和生活服務,吸引了北京、上海20余萬用戶,日單量達1萬余單。

2015年7月,“城市礦山第一股”格林美(002340.SZ)啟動了全國首個全方位分類回收互聯網平臺“回收哥”,欲成為全國最大的廢品廢料供應商。“回收哥”專注廢品回收,在荊門、武漢、深圳、廣州4個城市整編了3000多個回收人員,單日廢品回收量已突破300噸。

去年8月上線的“淘棄寶”也自建隊伍,為家庭和企業提供廢品上門回收服務。成立時間較短的“淘棄寶”年后將自建分揀中心完善物流體系,并把業務范圍從北京市五道口、學院路、回龍觀區域擴展至知春路、望京,未來還將進軍深圳、成都、西安、廣州等地。

“換錢”則更關注回收行業本身,除了為已有的萬余名用戶提供便民的廢品上門服務,還想為從業者改善就業環境,謀得社會福利,最終提高回收行業的效率,使該行業標準化。 中國再生資源回收利用協會副會長潘永剛曾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,“互聯網+”模式可有效整合現有回收人員,提升回收市場的管理層次和整體水平。不過,也有專業人士擔憂,沒有政府的支持和充足的資金,這些平臺短期內難以形成規模。

初心不一 服務模式各異

這些再生回收平臺有著相似的服務模式。

首先,通過APP、微信服務號等渠道搭建平臺,用戶在平臺上下單,回收人員接單后與用戶聯系上門回收廢品。

其次,收集的廢品直接售賣給再生資源處理企業,將傳統的產業鏈條從5至7條壓縮為3條,從而提高了行業效率。傳統的回收產業鏈條分別是用戶、個體回收人員、回收站、分揀站、大型回收站、加工處理企業等,而像“再生活”或者“回收哥”只有3條,用戶、回收O2O平臺、加工處理企業。

不過,因為初心不一,以及對回收行業的理解不同,它們提供的服務種類和回收隊伍的建立方式都不一樣。

“再生活”專注于用戶,因此一切服務都圍繞著用戶展開。該平臺創始人夏凡介紹,“再生活”已建立了二百余人的線下服務隊伍為家庭用戶提供服務。用戶賣廢品的收入以余額的形式存入個人賬戶,可用于兌換平臺便利店的商品和維修手機等生活服務。

夏凡調研發現,單賣廢品是虧損的,上門一次成本6元,而收廢品的平均客單價只有4元。因此,“再生活”的業務模式為,一次上門,解決客戶兩個問題。

“回收廢品的同時為客戶配送周期性消耗的家庭日用品,用兩端業務的毛利彌補一次上門的成本。”夏凡說。

這種回收+配送的“正逆物流”運營模式獲得了投資者的青睞。2015年1月“再生活”完成天使輪融資,同年7月完成A輪融資。今年年初,“再生活”將啟動B輪融資。

“淘棄寶”也使用“回收+配送”的服務模式。不過,與“再生活”不同的是,“淘棄寶”發現,超市、便利店、零售店等企業用戶每天能產生較多的廢品,為平臺帶來可觀的利潤。因此,除了為5萬多個人用戶提供服務外,“淘棄寶”還為企業用戶提供現金結賬的周期性服務。

“淘棄寶”創始人李天亦表示,個人用戶想象空間大,流量積累后可以為公司帶來更多盈利點,例如通過廢品了解用戶消費習慣。企業用戶利潤高,為公司提供了六成現金流。

憑借著個人用戶和企業用戶雙重服務模式,“淘棄寶”完成了Pre-A輪1500萬元融資,今年3月將啟動A輪融資,打開北京市場,未來將延伸至深圳、成都、西安、廣州等地。 承接了格林美的回收業務,“回收哥”的用戶同樣包括個人用戶和企業用戶兩類。不過,“回收哥”的企業用戶多為工廠,一次即可回收上百噸廢品。考慮到工廠廢品的復雜性和專業性,“回收哥”使用自有員工而非加盟人員負責企業用戶。

“換錢”創始人馬寧大學時期就賣過廢品,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,痛陳該行業的種種弊端:唯利是圖,標準嚴重缺失,企業沒有社會責任心引發二次污染,一線回收人員收入差距大,承擔著最重要的工作卻未換來應有的尊重等。因此,他聚焦于如何改善一線回收人員的工作環境和整個行業的效率。

馬寧介紹,“換錢”要塑造三個價值:一是為老百姓創造價值,提供O2O廢品上門回收便民服務,同時培養其垃圾分揀的習慣;二是為回收人員提供更穩定、體面的工作和更公平的交易環境,為他們解決一些社會福利問題;三是在回收行業塑造標準,通過自動化、機械化和信息化的方式,優化整個供應鏈,提升效率,控制回收物的流向。“換錢”沒有建立電子支付體系,所有交易現金結賬。加盟的回收人員從用戶手中購得或者撿拾到廢品后轉賣給“換錢”,后者再轉賣給加工處理企業。

另外,“淘棄寶”和“換錢”都沒有取得北京市的再生資源回收資質。對此,“淘棄寶”表示,資質不是難題,公司正在辦理手續,未來也可能收購有資質的企業。

回收隊伍 自籌還是眾包?

初心不一的再生回收平臺對回收行業的理解也不一樣,這直接導致回收隊伍的建立方式完全不同。

目前,回收O2O企業建立回收隊伍有兩種方式:一是招聘社會人員成為公司全職員工,開展上門回收業務;二是以眾包的方式,邀請一線回收人員加盟平臺,用抽成或者轉賣的方式支付報酬。

自建隊伍的“再生活”認為,原有回收人員管理難度大。隨著大宗商品市場國際價格不斷回落,廢品價格也大幅下降,最底層的個體回收人員在行業的生存空間遭到市場擠壓,難以保證服務的持續性。個體回收人員原先的盈利模式在于區域壟斷、價格不透明、缺斤少兩等,整編時就要考慮,價格透明化給回收人員帶來的損失能否通過導流的訂單量彌補。

“淘棄寶”通過千份當面訪談發現,個體回收人員的素質是一大隱患。居民認為上門回收或多或少地侵犯到了自己的隱私,因此不愿意讓公眾形象不佳的回收人員進入自己的住宅。而且,對于專注用戶的兩家企業來說,整編回收人員意味公司無法抓住用戶。

不過,“回收哥”認為,上述弊端也是機會。該公司總經理張宇平認為,崗前培訓和一套完善的評價考核體系能夠解決管理問題。在回收人員的生存空間遭到擠壓時,“回收哥”用五到七成的抽成比例更能吸引個體回收人員加盟。

“用利益吸引回收人員加盟,且門檻低,只要有錢賺,回收員就會堅守。”張宇平表示,壓縮產業鏈后,可以用節省的成本來補貼支付給加盟人員的抽成,最后“回收哥”還是能比傳統回收模式多掙一到兩成。

“當自建的隊伍做大后,你會發現,你也變成了區域壟斷。”馬寧表示,區域壟斷是回收行業孕育出的生態環境,自有其道理。

另外他認為,一個涉足回收行業的企業,評判回收人員素質時就已經輸了,個體回收人員和企業招聘的社會人員沒有素質高低之分。回收人員從事著整個行業中最辛苦最有價值的工作,他們為用戶提供的服務不佳,是因為沒有人教他們應當如何處理。

“用一撥人代替另一撥人回收廢品,不能提高行業效率。相反,原有體系中的回收師傅,只要整編好了,他所產生的效益高于自建隊伍,因為他更專業。”馬寧解釋稱,最終代替回收師傅的不會是自建隊伍,而是更加自動化機械化的設備。

拋開上述紛爭,觀念不同、模式各異的回收O2O企業們能否生存下來還是個未知數。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專業人士表示,這些平臺短時間難以形成規模。“業內錯綜復雜,難以得到政府主管部門的支持。沒有足夠的資金,難以支撐到政府轉變觀念。”

當然,最終結果需要時間來檢驗。這位專業人士也表示,長期來看,回收O2O是否可行還要看多方努力的結果。

 
打賞
 
更多>同類廢品資訊
更多>買廢品
 
更多>賣廢品
0相關評論

推薦圖文
推薦廢品資訊
點擊排行
捕鱼赢现金